banner
街道办回应困难户家中摆高档酒瓶和茶盒:老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街道办回应困难户家中摆高档酒瓶和茶盒:老人

发布时间 :2021-02-08 04:12

  原标题:街道办回应困难户家中摆高档酒瓶和茶盒:老人气得直哆嗦,哭着喊着要丢掉

  2月3日,山东青岛市城阳区一街道办事处发布一篇关于“春节走访困难户”的文章,文章图片中一家困难户家中高处摆放了两瓶茅台酒,引发网友关注。4日,该街道办事处回应称酒瓶是空瓶,不存在老人及家人自己使用消费的情况。随后,又有网友指出,图片中出现疑似“高档茶”。4日下午,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从该街道办获悉,茶盒里面装了老人买菜时攒的废弃塑料袋。而老人了解到网络评论后,气得直哆嗦、哭着喊着要丢掉酒瓶。据街道办介绍,老人今年78岁,照顾瘫痪的老伴长达9年,符合当地的困难户家庭条件;同时,评选困难户由所在社区决定,并经过公示。

  2月3日,青岛市城阳区棘洪滩街道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“春节走访困难户 浓浓温情暖人心”的文章,文章配图中出现困难户家中橱柜上摆放的几瓶高档酒,引起了网民的质疑。

  街道办发布一情况说明称,老人妻子去亲戚家参加宴席,看到客人喝剩的空酒瓶很是喜欢,于是就带回家中摆放到橱柜上,并不存在老人及家人自己使用消费的情况。

  该情况说明发出后,又有网友指出,文章配图中出现疑似一“高档茶礼盒包装”。据网友所称,该茶为某冻顶乌龙茶。

  4日下午,城阳区棘洪滩街道办社会事务办林主任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网友反映的“高档茶礼盒包装”是空袋子,里面没有茶叶,装的是若干废弃塑料袋。

  “茶叶袋子里没有茶叶,都是废弃的塑料袋,那种红的、白的买菜装的塑料袋,装了一些老人舍不得扔的一些杂物。”林主任说。

  据林主任介绍,街道办于2月4日早上9点左右了解到网络上的言论。“那张图片下面露出来一个婴儿车的把手,网友说是高档健身器,其实那是邻居的一个婴儿车,邻居带孩子过来玩。还有网友说那个电视机是高档电视机,其实就是(某品牌)电视机,是她女儿淘汰不要的电视。”

  “我们今天中午过去老人家里,网上的评论把老人吓怕了。老人气得哆嗦、一直哭,哭着喊着要丢掉那些酒瓶。”林主任说。

  网友质疑困难户家中摆高档酒瓶茶盒,街道办:老人气得直哆嗦(来源:original)

  “我们真的是在实事求是的说明情况,老人没有撒谎,他的瘫痪等家庭情况都是真实的。网上的言论已经给她造成了二次伤害,我们也不忍心把她家里的情况拿出来一遍遍地说。”林主任说。

  据林主任介绍,图片中的老人今年78岁,因腰不好今年2月份刚下床。她的老伴81岁、瘫痪在床,老人照顾丈夫9年。老人目前所住房屋为女儿的房子,女婿2010年因骨癌已去世,儿子是下岗职工。

  林主任表示,老人符合当地的困难家庭条件,评选经过社区开会的决定并通过公示等流程。

  “我们有最低生活保障的一个群体,然后今年省市区发文件要扩大保障群体,扩大救助的范围,所以我们社区又推荐了一些不是低保户、但是相对困难的一些群体。他的收入可能比低保户的收入稍微高一点,这部分群体由社区来决定,社区开个会,然后通过我们社区的居民代表会同意,并且公示。”林主任说。

  近日,某地街道办事处一篇名为《春节走访困难户,浓浓温情暖人心》的报道,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关注。

  因为这篇报道的主要内容,讲的是当地街道办干部春节前夕走访了当地困难户的一些相关情况,可是在这篇报道中,附上的配图却让众多网友们浮想联翩。

  在这部分的画面里,喜欢喝一点酒的人看一眼应该就会发现,从右到左,这摆放的应该是疑似五粮液、茅台、汾酒(或杜康酒)的酒瓶。

  一个困难户,竟然在家中摆放如此名贵的酒?难道这家困难户是一家喝得起名酒的人?

  网友提出此质疑后,相关街道办也发布了回应,回应表示:“几年前,当事人家人到亲戚家参加宴席,看到客人喝剩的空酒瓶很是喜欢,于是就带回家中摆放到橱柜上,并不存在当事人及家人自己使用消费的情况。”

  而这个贫困户家里的这盒疑似“台湾冻顶乌龙茶”的价格,在市场上少说也要1000元:

  一个贫困户,家里除了摆放茅台等酒瓶外,还摆放着一个疑似上千元的茶叶盒,难不成这个茶叶盒也是贫困户捡来的?

  因为据北京青年报自媒体「北青即时」报道,当地街道办的林主任表示:“这个台湾冻顶乌龙茶的盒子,也是一个空盒子,而里面装的,只是他们家老太太搜集的一些塑料袋。”

  据当地街道办林主任介绍:“这个是个婴儿车的把手,是邻居当时带孩子过来玩,顺手推过来的一个婴儿车。”

  当地街道办林主任又表示:“这其实就是个普通电视机,是她女儿淘汰不要的电视。”

  林主任虽然解释了网友们关于高档酒瓶、茶叶盒、跑步机和大彩电的疑问,但是只要细心点你还能发现,在这位贫困户的右手边,其实还摆放着一盆疑似君子兰的植物,而这么大一盆君子兰的价格,单就下面那考究的花盆,就少说也得几十上百元:

  而且细心点你还能发现,在这张附图中,还出现了疑似带温度显示的湿度计、疑似葛根粉瓶子、疑似康巴斯钟表、疑似海参瓶子、疑似瑜伽垫等众多中产阶级家庭大都不能完全消费得起的物品:

  如果林主任真是如此解释,那我只想说:“噢,我的上帝啊!噢,我的老伙计!噢,这真的是奇妙极了!”

  看看这家困难户房子高档的装修风格、脚下的精致的木地板、以及整个屋子通透的采光性...

  这些装修材料,难道都是困难户去垃圾堆里翻来,然后自己装上的?噢,我的老天爷啊...

  因为实际上,很多地方并没有对“困难户”明确的界定标准。虽然低保户有明确标准,但是“困难户”却因地域和评选标准的差异,呈现出各种“参差不齐”的情况,所以很多老百姓不得不带着放大镜去看待一些“困难户”。

  回到开头的“困难户事件”,如果你是困难户,你会在家里收藏茅台五粮液等各种的酒瓶吗?

  但如果你非要说这个困难户是个高雅的酒瓶爱好者,他就是视金钱如粪土,就是冒着不能吃饱饭的风险也要收藏酒瓶,那我也没办法。

  身为困难户,没事去捡酒瓶和茶叶盒我可以理解,但是这家人的家里,竟然还有用精致花盆种植的君子兰,还有精致的电视柜,还有各种装饰品,而且装修得如此高档,还那我就有点疑惑了。

  难道这家困难户真的有如此闲情逸致,冒着吃不饱饭的风险,也要自学成才,依靠用垃圾堆捡来的零部件把家里装饰得井井有条,然后每天体验一把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?

  难道这高档的欧式装修风格,精致的木地板,统统都是他们自己去垃圾堆翻来木板后自己装上去的?

  看着这家困难户家中摆放的茅台、五粮液、大彩电、冻顶乌龙茶,还有疑似葛根粉、君子兰、海参瓶、装饰品等各种好货,我突然想起了最近很火的诗人贾浅浅。